/ EN
行业资讯
18Dec
2015

中国水运报头版:渝黔:借乌江水道 辟物流通途

发布者:     浏览次数:1158


| 发布日期:2015-12-18 | 来源:行政办公室--韦世荣 |
    乌江,一条连接贵州与重庆的重要水上通道,为两地航运发展提供了天然的基础条件。乌江与长江交汇处的重庆市涪陵区,无疑将成为未来乌江与长江水上运输物资集散中转的重要基地。 
    今年以来,贵州省与重庆涪陵区多次就推进乌江航运发展共商大计。现在,随着乌江即将实现全线贯通,双方看到了更多希望和发展契机,合作也将持续深入。 
    腹地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运输保障 
    随着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,乌江干流腹地经济社会进入了加快发展的新时期,“十二五”期间,贵州腹地经济增长率均高达15%左右,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左右;“十三五”期及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将是乌江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黄金期,沿江产业带建设将颇具规模,外向型经济进一步发展壮大,腹地各市(县、区)将陆续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
同时,国家经济结构调整进一步深入,越来越多的沿海加工制造业西迁内陆,受制于西部陆上交通网仍不完善的现实,大多数东部转移来的企业和各类产业园区一般都是依水而建,城市发展也是依水而兴,西部交通不便地区居民更视水路为其生活、出行的“生命线”,旺盛的客、货运输要求乌江水运提供运输保障。 
    为此,贵州省提出,加快推进以快速铁路和高速公路为重点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着力扩大路网规模,提高通达能力和通畅水平;积极发展内河水运,提升航道等级,完善水运配套设施,提高北进长江、南下珠江的内河通航能力。 
    重庆方面,《重庆市渝东南民族地区综合交通发展规划》提出,乌江流域以国家高速公路和干线铁路为骨架,形成区域干线交通网络,提高渝东南地区的经济运行效率,其中水路以乌江航道和武隆、彭水、酉阳港区为支撑,形成干支直达、能力充分、功能完善的港航体系,到2020年,高等级航道总里程达到 188公里,乌江航道达到三级标准147公里,港口货物吞吐能力达到1355万吨。 
    冲刺年底通航目标 
    近期,为力争实现乌江2015年全线通航目标,贵州省政府督查室会同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对乌江思林、沙沱水电站通航设施建设工程进行督查,并就加快通航设施建设进度提出了具体要求。目前,思林、沙沱水电站通航设施建设工程均已进入收尾阶段,预计可在年底前完工。乌江全线通航,指日可待。 
    据介绍,由于历史原因和自然因素的约束,乌江构皮滩、思林、沙沱等水电枢纽建造之初并没有同步建设过船设施,造成乌江断航10余年。为了打通乌江到长江的黄金水路,贵州和重庆两地两年前同步启动了相关设施的建设。 
    贵州方面,乌江构皮滩作为控制性工程,建设了翻坝运输系统,即在上下码头加一条连接公路,通过这条公路绕过构皮滩水电站大坝本体,通过坝上和坝下“水—陆—水”的对接来完成货物转运。该工程位于余庆县大乌江镇,在樱桃井村建设坝上港区,在沙湾村建设坝下港区。同时,该工程配套建设了1000吨级多用途泊位1个、件杂泊位3个、散货泊位2个。坝上港区建有2个30车位滚装泊位;坝下港区有6个500吨级(兼顾1000吨级)泊位,含多用途泊位1个、件杂泊位3个、散货泊位2个,年吞吐量500万吨;港区连接公路全长17.2公里。该工程总投资约7亿元,已于今年9月底完工并通过验收,只待铜仁沿河以及重庆方面的过船设施工程年底完工后,即可实现乌江到长江的全线通航。 
    这一黄金水路全长1037公里。其中,贵州境内长802公里,横贯贵州中部,通航后,船舶从乌江渡出发,经构皮滩—思林水电站(思南境内)—沙沱水电站(沿河境内)—彭水水电站(重庆境内)—银盘水电站(武隆境内)最终到达涪陵汇入长江。根据规划,大宗货物从乌江渡以下一直运往长江,年通过量为500万吨;到2020年,乌江渡以下航道等级将提升为三级,可通航1000吨级船舶,乌江年运输量将达1500万吨;2030年,乌江年运输量将达到1亿吨。 
    立足“通”着眼“畅” 
    “目前,我们与重庆方面共同致力于打通乌江航道这一目标,而未来必须要着眼于实现‘畅’这一目标。”贵州省航务管理局副局长黄强表示,即使实现了乌江航道的贯通,但由于多个梯级枢纽的制约,导致航道的双向通过能力仅为每年500万吨。“这连满足贵州一个开源磷矿的运输量需求都不够。”他说。 
    黄强表示,未来贵州与重庆方面要加强协调,在实现航道通畅的基础上,也要着眼于乌江船型改造的工作,加强宣传引导,鼓励社会资本进入,推进乌江船型标准化工作的实施,从而为乌江航运真正实现复苏注入活力。 
    “目前,贵州省已经有一家航运企业申请了10艘LNG动力船舶的建造指标。”贵州省航务管理局综合规划科科长吴鹏介绍说。交通运输部对标准化船舶的建造有一定的补贴,贵州省也致力于将乌江航道打造成一条绿色生态航道,因此鼓励航运企业选择LNG作为新建船舶动力。 
    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11月,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召开了《乌江数字航道(一期)建设工程初步设计方案》评审会。该方案提出,将重点打造乌江沙沱—龚滩段数字航道,通过电子航道图、AIS系统、水位测报等内容建设,整合乌江段视频监控信息,形成乌江水路交通区域综合调度和应急指挥中心,促进航运发展、提高管理水平、降低安全风险。 
    “在实现乌江航道通畅的过程中,渝黔两地要加强合作,做好在建航运枢纽建设期间的航道通航保障工作。同时也要在航道维护、数字化航道建设等管理方面加强沟通,尽量实现同一条航道上统一标准建设管理,这样才更加有利于航道实现可持续发展。”黄强说。

4008-726-7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