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EN
行业资讯
15Jun
2016

乌江航道全线首次试航进入倒计时

发布者:何静     浏览次数:1633



  据贵州日报报道 2014年初,贵州省启动水运建设三年会战。在如火如荼的会战推动下,“十二五”期间,贵州水运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加快,分别实现高等级航道零的突破、翻坝运输建设零的突破和航电一体化开发建设零的突破。

  在贵州省规划的航运南下珠江、北进长江的“通江达海”蓝图上,打通乌江水运通道可谓最具标志性。这条横贯贵州省中部北入重庆涪陵汇入长江的河流,历经三年会战的千锤百炼,即将焕发新的生机。

  全线首次试航进入倒计时

  今年以来,贵州省建造的“航电1号”LNG双燃料动力船舶多次完成乌江航道多航段空载试航任务,为乌江航道全线复航(乌江渡至龚滩)试航工作提供了可靠保障。

  作为交通运输行业推广的节能环保型船舶,“航电1号”LNG运输船载重量500吨级,动力系统采用油气混合双燃料发动机,专为乌江高等航道量身打造。

  “目前,思林、沙沱水电枢纽通航设施建设工程进入收尾阶段,预计本月底均可投入使用,届时乌江航道将迎来全线复航的首次试航。”省地方海事(航务、通航管理)局副局长黄强告诉记者,不久的将来,贵州将借助乌江航道更好地与长江黄金水道对接,融入长江经济带。

  为打通乌江水运出省主通道,实现贵州水运北入长江,今年年初省交通运输厅印发《乌江航道复航试航工作实施方案》,明确今年要实现乌江航道乌江渡电站以下594公里航道全线通航的目标。

  目标已定,说干就干。乌江通航领导小组成立并下设办公室,同时成立航道保畅组、运输组织保障组、安全协调保障组,以及宣传报道、后勤保障组等专项工作组,分工细致化、责任明确化。

  从上至下,同步发力。根据复航工作筹备的实际需要,积极落实乌江500吨级标准货船空载和重载试航、试航货源、港口装卸的机械配备及进港公路的连接、过船设施的衔接等相关工作。

  “落实试航货源的过程中,贵州省一些大型企业如开磷集团等反应十分积极,很看好乌江这条黄金水道。”黄强介绍,渝黔两省市港航管理部门为此紧密对接,围绕重庆市涪陵区人民政府与省交通运输厅签订的《战略合作协议》等内容,不断深化两省市在乌江流域的合作交流。

  攻坚克难打通“黄金水道”

  乌江是长江上游右岸的一级支流,全长1037公里,流经贵州省西部、中部、东北部和重庆市的东南部,是连接贵州中部资源腹地与长江中下游经济走廊重要的黄金通道,是贵州省北上长江的主要水运出省通道,区位优势、交通优势十分明显。

  然而,随着乌江成为“西电东送”主战场,乌江干流上相继建设9个梯级水电站,天堑出现“高峡平湖”,但未同步建设通航设施,水运被阻隔在库区内,只能分段运输,沿岸地区水运业发展严重滞后。

  在乌江大规模实施梯级水电站建设的同时,国家十分重视乌江水运的可持续发展,将乌江纳入全国“两横两纵主通道网”,省委、省政府把乌江列入“北上入江”水运出省通道,列入“十二五”规划交通基础设施重点建设项目。

  2009年国家与贵州省投资6.6亿元建设乌江(乌江渡至龚滩)航运建设工程,2013年省政府制定水运建设三年会战方案,提出全面建成乌江(乌江渡至龚滩)航运工程,新增四级航道431公里的任务。

  乌江水域自然条件复杂,部分河段为原始河流,沿岸悬崖峭壁,地质结构复杂,施工环境恶劣、水文变化频繁、险滩多、水流湍急等,给乌江(乌江渡至龚滩)航运建设工程带来巨大挑战。

  面对困难,省航务管理局“借脑”、“借梯”,依靠科技创新的力量见招拆招,联合交通运输部天津水运工程科学研究院、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、重庆西南水运工程科学研究所、武汉理工大学等单位,分别开展了乌江构皮滩枢纽回水变动区二维非稳定流数学模型、乌江渡下游近坝段航道整治物理模型试验等。通过实践成功探索多项科研成果,不仅在乌江航运工程中推广应用,还可向国内山区航道建设中广泛推广。

  为破解水电站闸坝碍航困局,2013年6月,在交通运输部的支持下,省交通运输厅实施乌江构皮滩翻坝运输系统工程项目,工程于2015年10月通过验收。

  该工程是西部地区第一个翻坝运输工程,是贵州北入长江出省水运大通道的控制性工程,也是贵州省水运建设三年会战的重点工程。项目建成后成为上连贵阳开阳港、下接思南港的关键节点,对进一步优化乌江沿岸经济交通布局,促进遵义、贵阳大宗大件货物公路水路联合外运意义重大。

  2014年,乌江(乌江渡至龚滩)航运工程按目标任务如期建成,431公里航道由原来的五级提升为四级,通航船舶吨位由300吨提高到500吨,设计航道通过能力达到770万吨。水上安全保障、应急保障、航道维护附属设施等一次建成到位。乌江成为继南盘江、北盘江、红水河之后,贵州省建成的第二条国家级高等级航道。

  企业憧憬乌江航运前景

  近日,记者见证了500吨级新型运输船从思林坝下至沙沱坝上往返思南港。航行途中,该船安全通过白果沱大桥,再次证明乌江通航大船排除桥拱净空高度限制。

  面对乌江通航指日可待,开磷集团首席专家王国维认为从企业自身来看,走水路是最经济、便捷的方式,每年运输成本至少下降上百万元。选择乌江水运,用数据说话,水运成本是铁路的1/3或1/4,是高速公路的1/10,随着乌江航运条件的不断改善,通过乌江水运的物流将快速增长,企业对乌江的未来充满期待。

  “乌江航道升级改造由来已久,贵州经济发展需要水运,贵州人民呼唤水运,水运发展已列入全省十三五时期重点发展领域。”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韩剑波介绍, “十三五”期间贵州省将投资200亿以上,继续打通“两主四辅”出省水运通道(乌江、红水河水运主通道,赤水河、都柳江、清水江、锦江水运出省辅助通道), 建设力度之大前所未有。

4008-726-788